<pre id="9rtvv"></pre>

        <del id="9rtvv"><span id="9rtvv"></span></del>
        <track id="9rtvv"></track>
            新農村、釣魚臺兩村水庫移民的保水新生活
            來源:宜居密云 發布時間:2020-09-04 14:46

            紀念密云水庫建成60周年特別欄目《足跡》第十四期節目如約而至,今天邀請到張得富、郭書蘭,聽他們講述水庫移民的保水新生活。

            移民生活由苦變甜

            為了修建密云水庫,數萬密云人舍小家為大家,舉家搬遷,離開故土,展開了新生活。在黨和政府好政策支持下,移民生活由苦到甜,越過越好。這一切,河南寨鎮釣魚臺村村民張得富有著切身感受,下面我們就來聽聽張得富說說當初移民搬遷的往事以及現在美好幸福生活。

            張得富

            我們老家守著潮河是魚米之鄉,有旱地又有稻地。村里歲數大的人一聽說要搬家都是難舍難離,但都是一個心氣,有福同享、有罪同受,都搬下來了,一個村的人就又到一塊去了。

            那時我十二歲,已經四年級了,聽老人講,修密云水庫要搬家,得搬到很遠很遠的,結果就從那塊搬到這兒。為什么那階段都不愿意搬呢,因為村里全是獨門獨院的瓦房,有井有園子有場院什么都有,到這兒就差遠了。過去這邊的道全是大沙灘,沒法兒走,春天又是暴土狼煙的大旋風,挺苦的。搬家時的運輸工具就是牛車馬車,運輸條件不行,你想拉東西拉不了。夜里頭往這兒搬,十二點之前就得坐上車,前一天裝好東西,走百十里地,第二天到這兒都黑了才卸車。這邊人也很歡迎移民戶,大家伙兒幫忙往里給鼓搗。我們家和我姐姐家八九口子人給了兩間房,都在一塊睡。

            到1960年吃食堂,三年自然災害正挨餓的階段,一點一點的建房子,房蓋房子的木頭全是我們老家房拆下來的。國家有政策你拾掇房,一戶補助兩萬塊錢,就是改成組合柱,鋼筋混凝土的?,F在我們雖然住的民房,但跟樓房沒什么區別。外墻保溫、煤改電,這些政策確實幫助老百姓改善了居住條件。煤改電也有地暖,就不用燒煤了,減少了空氣污染,天更藍了。過去家里燒的土鍋爐煤氣,都是大煙大火的,一到晚上添煤全村烏煙瘴氣的?,F在做飯都是煤氣、電,交通村村通,道路各方面硬化,加裝路燈,廁所改革,治理污水等。這些確確實實有效的保障了首都這盆凈水,付出再大的代價也是值得的。我們村風景各方面都更好了,街道硬化、路燈,跟小城市一樣了。在老家那會兒再好也比不上現在,現在國家的政策,確確實實給人民帶來好多好處。

            密云水庫移民涉及人數多、范圍廣,歷時長、影響大。庫區人民顧全大局,無私奉獻、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奮發圖強,如今,依靠政府的扶持,張得富所在的村實行了煤改電、廁改、街道硬化等惠民政策,村民們移民后的生活條件越來越好。

            水庫移民的二次搬遷

            1958年,為了建設密云水庫,庫區內不少農民搬遷到了新農村、劉林池兩個村。60年過去,由于這里人員居住密集,房屋大多老化,密云區委區政府全力推進兩村棚改項目,居住在這里的水庫移民迎來又一次搬遷。下面我來聽聽來自新農村的水庫移民后代郭書蘭講述當年搬到新農村時的場景以及參與新劉地區棚改的經歷。

            郭書蘭

            我是1990年嫁到這個村的。我婆婆平時也經常跟我們說,密云水庫搬家以前,咱們在北省莊住,那會兒北省莊也算魚米之鄉,它的土地特別肥沃,各方面都很好。就是因為支持修建密云水庫,所以就每家用馬車把這東西拉出來,拉不了的東西都扔那了。

            我當時來的時候婆婆家就三間房,過去移民的房都是二十間為一體的排子房。那會兒最怕的就是下雨,我們的院里頭還有屋里面的地面要比馬路低大概五六十公分,所以每到雨季這雨水是倒灌的,路就算沒法兒走。雨季來臨的時候,村里的兩委還有各組長真的是揪心,一預報有雨,就趕緊下戶。我印象最深的好像是在2011年7月份的時候有一場大雨,預報有雨的時候,所有人全都下戶了,真的是把老幼病殘背出來,那會兒雨都到齊腰深了。我是1990年結婚,到這個村的時候一人就分一分地,根本就不夠吃,當時也時興下海經商做買賣,在那以后就開始開店,開了一個連冷葷店帶商店再經營煙酒一類的,反正生活還算可以。這個買賣一直做到大概2000年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個村莊雖然我自己是富有了,經濟上也比一般人都要好些,但這個村莊這么破舊,是因為大家伙兒都沒有地,都是瓦片經濟,經商。人多,但是地少,住的也特別緊張,明顯的感覺到生活環境太差了。

            通過自己的努力,移民后的郭書蘭一家走上了致富路,然而村民們共同生活的集體環境卻破舊不堪,如何能讓村集體的環境得到改善,成了郭書蘭最牽掛的事。

            然后從那會兒開始,我就有點不落忍了。因為我覺得我雖然說經過幾年的經商有錢了,也買房了,但是我用什么樣的方法去改善一下大家的生活環境,我能做什么?在2011年我辭去經商這事,把買賣轉給別人了,然后我就去新農村村委會了。我把村莊的每一條街道,每一個危房,那會兒187戶,都給照下來,然后做成PPT,反映給當時的各級政府還有領導人。當時區委和北京住建委都來人,派出專門的人對房屋進行逐一鑒定,結果187戶全部為危房,不能用于生產生活還有居住,從鑒定結果出來以后,村里面每到預報有雨就給187戶每家發通知,要求他們到旅店去居住,村里面一直在不斷地寫報告、寫村里邊面臨的困境。到2013年的時候,密云區政府就把老百姓的房租過來,不允許你住了,然后給封上門,焊上,不讓你回去了,政府出資讓你去租一個安全的房子居住。雖然說187戶鑒定為危房,但是新農村還有好多房在低矮地區。另外還有一個情況是二十年不批房基地,所以有的老百姓已經是兩代人、三代人了,他房子不夠住,還要搭一些臨時的房,所以這就不光是187戶的問題了,凡是危房的地兒,密云區政府都給返租過來了。

            為促進新劉地區民生改善,密云區委區政府全力推進項目棚改,新劉地區百姓迎來了期盼已久的時刻。

            這個事情就持續到了2015年,各種開發商都來村里看,密云區政府也在極力的請示各方面,已經準備要改造了。2015年進行的第一次入戶清登,把每一戶什么情況都給登上了。北京住總綠都集團接手這項工作應該是在2017年,我們是在2018年正式簽約,當時簽約首先進行了一次是否同意拆遷的問卷調查,老百姓每個人都要參與,99.8%全部同意。2018年時,正式的棚戶區改造要啟動了。啟動也需要看老百姓的意愿,說給我們下了一個指示說達到98%才可以拆遷,不達到這個數就拆不了。在拆遷那段時間也是非常的激烈。移民之間互動團結組成片,像新農村大概在1600多宅基地,把院劃成小組。小組達到98%就給你們一個水庫移民團結獎,大家伙兒互助的形式,簽約的時候給你簽約獎,交房給你交房獎。有不拆遷的,有不同意走的,這里面并不是都是釘子戶。像老人張長珍98歲了,她孫女發了一個微信朋友圈說我奶奶98了,想去租房,但是因為年齡大,現在社會這人都怕她死在他那個樓房上不愿意,租不著。我看她這朋友圈之后,就跟宣傳部的聯系,我說咱們能不能幫到她什么?他說那咱去一趟吧。等我到那之后,老太太拉著我就哭了,她說我不想走,我走了我就回不來。她說你放心,我絕對不給你拖后腿。她就說這一句話,拉著我不撒手,告訴說好侄媳婦了,你就讓我多住一宿是一宿,我真舍不得走。

            我把所有這種感觸,相片、錄音都給了作家協會琴墨老師。后來琴墨老師馬上就出來一首詩,詩的題目《請讓我再多住一宿吧》,所有的人看了這首詩都會流淚。并不是說不拆的人都是釘子戶,而是這里面存在特殊的,她那種情懷。那會兒簽約的時候大概在10月份,9月20多號簽約,到10月28號可能算簽約結束,為了這村能夠盡快的簽約,國家針對這個村出了十二種補償方案。就是每一種情況都給你一套相應的方案。我覺得那一段時間是特別驚心動魄的,牽動著每一個人。簽約當天我們有一個大屏幕放著簽約倒計時,看著電子屏上一戶一戶往上蹦,那每個人的心都跟著怦怦跳。到十二點結束,到夜里十二點的時候一蹦到98.65%,人都哭了。那天天氣特別的寒冷,好像是10月28號那天晚上,但是人在外面都不走,又是放炮又是歡笑,我覺得那天是一生中最難忘的一天。2018年11月開始,按照你就是那個房屋所有的住宅的面積,有一個核算公式,給你多少錢去外面租房住。我覺得就這安置上挺好挺放心的。老百姓搬出去了,然后就是建筑商開始收我們的鑰匙。但是在每一步建設的過程中,你做一級他們監督一次,然后出一個見證,說這個符合標準,符合質量,監督也很好很到位。這期間我又一直在想,我們要離開這個村莊了,怎么樣讓我們的后代記錄這段歷史,我就想著從文字上,從影像上留下記錄。我有好朋友是作家協會的老師,跟他們一聯系,我說辛苦幾位老師了能不能從文字上為我們子孫后代,將來有一個可以回憶鄉愁詩詞集。老師寫了一個詩叫《站在水塔上的大喇叭》,首先從大喇叭講過去放著東方紅的時候,人們種地。我們村是屬于移民村,當時沒有地,南邊是那種過去的河套,它都是沙子、石子。但是為了說這些人怎么吃,哪怕一分地也應該有啊,所以就有一個叫黃土壓沙,就那么厚的黃土墊出來的,整個大南河套全是墊出來的土地。就是說拿喇叭來講,記錄了所有時代的變遷。一個老師寫了一首詩,叫那個《屋檐下的太陽花》,老師說,這個太陽花每天都對著這條馬路,看到形形色色的人,過去是拿著鐮刀拿著鋤頭去干什么,然后用這個太陽花見到的東西記錄歷史的變遷。有一個琴墨老師,寫了一個《重生的村莊》詩是這樣:看吧,祥云覆蓋青嶺村莊已經重生;高樓萬丈,亭臺樓閣鳥語歡;藍田夢里,新村萬物玉生煙;曉風春色,新劉花枝紅爛漫 ;好一個舊貌換新顏!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白领人妻白嫩大屁啪啪

                <pre id="9rtvv"></pre>

                  <del id="9rtvv"><span id="9rtvv"></span></del>
                  <track id="9rtvv"></track>